您当前的位置: copy门户 学术影响

程建钢:信息化教育改革终极迈入混合教育标签

  • 发布日期:2015-12-20
  • 浏览次数:1310

非常感谢中国经济网再次举办在线教育论坛,很高兴跟大家分享一些想法或者思考。

  MOOCs:终极回归在线教育

  2012年面对美国MOOCs的狂热,我曾疾呼“虚火太旺”;2013年面对国内对待MOOC行政化和狂热,出自一种教师的良知和责任,不得不在有限的平台上倡议一分为二辩证分析和践行MOOC,发展我国自主创新的在线教育系统;今天结合美国自身对xMOOC理性回归和反省,我再次呼吁走在线教育与面对面教育相互融合的混合教育之道,这才是信息社会教育变革的根本之道。

  下面给大家汇报我们研究所有关混合教学的研究与实践进展:

  一、混合学习研究综述

  1、混合学习概念

  混合学习是把传统学习方式的优势与电子学习的优势结合起来。从微观上是学习媒体的混合,学习方法的混合,学习资源的混合,学习环境的混合。传统的面对面的混合教学有评价、学生资源、课堂等等。核心的理念是用适当的时间,应用适当的学习技术,契合适当的学习风格,对适当的学习者传递适当的能力,取得最佳的学习效果。

  2、混合学习十年文献分析:我们分析了国际上10年来有关混合学习2000余篇文献,高起点制定了我们的研究框架和实践策略。

  3、澳大利亚的格里菲斯大学(GU)和美国滨州州立大学(PSU)混合学习教改实践介绍。

  澳大利亚GU从规划、混合教育的设计与开发、实施、评价、改进等五个方面进行教学改革实践。规划主要是面向课程,关注课程元素,如内容、资源、活动、评价,关注教师与学生的需求。在设计开发方面,课程的教、学目标及评价任务需一致,活动需要进行设计和改革。从内容的角度关注内容和资源、电子文档、学生活动与协作、评价、交流、管理与行政。在事实方面,唱主角的是一线教师。评价是自我评价、同行评价、学生的学习反馈、学生的经验。

  美国PSU混合教学试点项目(20052010)。

  1)混合教学项目实施的论述阐述,混合学习的定义、混合学习的可行性分析、混合教学项目的研究背景、混合教学项目的类型选择。

  2)混合教学项目实施的保障措施。

  二、混合教学的初步研究

  1、我们关于混合教学的提出。

  目标是将传统学习优势和电子学习优势相结合。我们提出的混合教学是探讨课程教学新模式、人才培养新方式、大学组织新形态等。从研究的视角来看,国际上混合教学大部分是把技术引入到课程教学,而我们希望在国内搞混合教学改革,是从课程与教学的整体重构。从研究内容来讲,国际是在各种层面,而我们提出只在课程层面的教学设计、专业层面的教学改革,学校层面的教育改革。从维度的角度我们希望从理论体系、技术体系、组织方案实施教学研究。

  2、我们提出的混合教学研究的框架设计。

  在分析了十年的教学文献后,从三个层面选择研究的主题,对照国际两所大学的案例、设计,在国内找合作院校开动混合教学研究。未来的教学模式必然是传统教育和在线教育的融合。

  1、面向课程改革混合教学研究

  国际上混合教学有六种模式:

  1F2F为主,online为辅。

  2F2Fonline为交替进行。

  3)教学内容online,小组或个人辅导F2F。混合教学7个要素:学生(数字时代的原住民)、目的(混合学习环境下的专业知识、专业技能、能力素质和伦理道德)、课程(面授与网上结合)、方法、环境、反馈、教师。

  与以往研究的不同,我们国家教育课程提出来六大要素,环境、教师、课程、学生、方法、目的。我们把信息化嵌入进去,形成一个融合的教学环境。

  2、面向专业改革混合教学研究。

  分析专业人才培养的目标:

  专业技能、能力、情感价值观;信息素养(知识与技能、信息处理度、批判性思维、问题解决和决策、合作与交流、社会责任)提高改革思路、修订培养方案、规范化教学改革文档。

  3、面向办学机构混合教学改革。

  实施混合教学的总体目标、大学人才培养战略的重新定位,自上而下重构大学混合教学模式。我们国家从研究层面,特别是结合网络学院开放大学课程,在这方面基础非常好,进行一系列系统化的研究,应该能够得出很多成果,有助于促进我们国家网络教育的发展。

  专业层面做了服装设计、酒店管理、采矿工程等等,课程层面,大学英语、公共课。进入混合教学之后,对教育教学的评价,我们从问卷调查、在线评教、跟踪评教、状态监测等等,构建一个多层次、多维度、过程化、综合化、基于大数据元的混合教学模式。

  结论:

  1、采用基于设计的研究方法,在真实的信息化教学环境下,系统开展混合教学研究、实践、评价以及教育学学改革的可持续研究。

  2、从混合学习转向混合教学,进一步走向混合教育。

  今天的第一部分就介绍到这里。

  下面谈一下MOOCs:终极回归在线教育

  刚才谈的是关于MOOCs去年的一些观念,我简要回顾一下辩证分析。从08年起源于加拿大cMOOC的理论创新,就是今后人们学习的方式是基于不同人群、不同文化背景,通过社交网络构建互通互联的学习学习共同体。

  加拿大08MOOCs做的非常好,开了全球课程,由于不太具备程序化、大规模应用,所以处在研究的阶段。美国xMOOC的实践创新,风险投资很多,但是我们要一分为二,从教学改革和商业运作模式的角度,可以肯定xMOOC作为在线课程教学的诸多优点;但是xMOOC的课程在教学实践和技术实施方面还存在很多问题。

  另外,MOOCs自身的发展有很大的提升空间,cMOOC尚未形成稳定的,易于操作的、可供一般教师使用的实践模式;xMOOC在形式上是对传统课堂教学的翻版,所谓的互动和大数据学习分析等炒作成分较大。我们要从从60多年来CAI课件、网络课程与教学、开放与远程教育的发展历程全面认识MOOCs,非另辟蹊径的灵丹妙药,终极回归到“数字化教学与开发远程教育”的是其必然结果。

  MOOCs的最大价值体现在向全社会彰显了技术对教育具有巨大影响的潜能,但它不是解决高等教育问题的灵丹妙药,而是推动教育与技术深度融合的催化剂。MOOCs只是在线教育发展中的一个事件,不足以称其为“时代”,而应从整体上认识和把握在线教育的发展规律,将MOOCs回归到网络课程与在线教育的系统中,关注其最新发展,开展有针对的研究,实现教学层面逐渐融入网络教学,办学和管理层面逐渐回归开放远程教育,教学改革层面重新关注混合教学,研究层面推进泛在式在线教育整个体系的创新。不要形而上学的研究MOOC,过度宣传并给其贴上一个“革命”的标签。国内MOOC发展虚火过旺,照搬美国模式和行政化的发展特点、脱离我国教育改革实际,缺乏教育信息化理论指导,必将贻误科学发展在线教育的良机。

  现在行政化、运动化玩MOOCs,好象不谈MOOCsOUT了,现在面上谈的轰轰烈烈,接地气方面一般般。我个人体会到,现在国家层面、教育部层面和一部分著名大学逐渐回归到了辩证认识阶段,预计MOOC终极回归到数字化网络教学和开放在线教育之道。

  MOOCs实践效果反思:美国MOOCs教父,斯坦福大学教授史朗称“Udacity不再是MOOCs”,转变其商业模式。

  史朗去年12月在接受《快公司》采访时表示:“虽然被报纸和杂志广泛报道,但意识到,我们在教育上并没有像其他人预想的那样产生影响。我们的产品(MOOC)非常糟糕。”

  MOOCs失败,是因为每个课程的学生完成率不到10%,通过率则更低。Udacity而上的MOOC课程是我们实现教育民主化的第一个尝试,像每个人一样,我们也犯了错误。我是一个诚实的人,真正关心的是能不能把MOOCs正确发展下去。 MOOC在开始之初,炒作比较多,如果有人要说我们是所有教育的灵丹妙药,实际上我们不是。Udacity不再是MOOC,是因为我们最重要开始收费了。

  去年滨州大学教育研究生院研究表明MOOC的实践应用并非尽如人意。在100万名注册了MOOC的用户中,大约一半的人根本没去看过任何网络教学视频,而完成课程的人仅有4%

  《纽约时报》继“MOOC元年”文章之后又提出应该“重新反思MOOC对于高等教育的意义”。MOOC融入高等教育的实践目前困难重重,教学效果依然远不及大学课堂。

  但是,我认为还是不要跟美国走,我们要肯定MOOCs的新特性,开展针对性的研究,关注其最新发展,加速我国在线教育发展。

  1、在线教育体系类别,传统大学网络辅助教学、开放大学体系、在线培训体系。

  2、在线教育办学的八个组成部分:总体规划设计、教学环境、资源建设、师资发展、支持服务等等。在这八部分里面,总体规划是在线教育办学中必不可少的前提;教学环境应该支持招生、培养、认证全过程;资源建设是在线教育办学的基础;课程设置是在线教育系统的第一要务;完备的课程开发体系语教学设计团队。师资发展应能够兼顾教师个人发展及在线教育的教学质量;支持服务有利于提高在线学习动力;教学管理是支撑、质量保证是关键;成本效益和盈利模式的宗旨在于维持正常教学;社会认可度是在线教育机构发展壮大的保障。

  3、在线教育——发展路径,在线教育发展有三个维度。

  4、在线教育——发展路径,MOOC与在线教育发展。

  结论:

  1MOOCs的最大价值体现在向全社会彰显了技术对教育具有巨大影响的潜能,但它的部分是解决高等教育问题的灵丹妙药,更不是所谓的“革命”,而是推动教育与技术深度融合的催化剂。

  2MOOCs只是在线教育发展中的一个事件,不足以称之为“时代”,而应从整体上认识和把握在线教育的发展规律,将MOOCs回归到网络课程与在线教育的系统中,关注其最新发展,开展有针对的研究,实现教学层面逐渐融入网络教学,办学和管理层面逐渐回归开放远程教育,教学改革层面重新关注混合教学,研究层面推进泛在式在线教育的理论、技术、组织、应用、评价、保障等整个体系的创新。而不要再形而上学“玩”MOOCs了。

“清华教育在线”平台在约400院校支持70多万门课程在线学习,继续行胜于言做实事,推动信息化环境教学改革,全新研究与开放的U-MOOCs体系将在8月发布,敬请关注!

文章转自:中国经济网

原文链接:http://edu.ce.cn/zg/201406/09/t20140609_1675755.shtml

 

地址:中国·北京·清华大学建筑馆北三层 邮编:100084 清华大学教育技术研究所 版权所有 2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