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copy门户 学术影响

韩锡斌谈高校优势:对学术研究捕捉快、原创性强

  • 发布日期:2015-12-20
  • 浏览次数:1252

 清华教育在线是我们注册的一系列商标,大概有35个软件,围绕着高校和职业教育教学系统。我分享的内容有这样几方面:一是研发思路、二是项目内容,三是应用。

一、项目由来及研发思路

这件事儿从1999年开始,就是我们学科1998年成立之后开始研发,整体上没有走大学科研从国家立项这样一种模式,是自成体系,自主立项这样一种模式发展。结论是从当年的一个小系统,发展成为了一系列的系统。工作模式有研究、设计、开发、应用和评价“一条龙”的模式。

研究、设计、开发、应用四大项包括什么样的内容。首先是理论基础、技术基础、国家政策、实践需求、同类系统。从设计的角度来讲,首先要确定教育的框架、技术架构和功能设计。开发大家比较熟悉,就是开放过程、开发架构、和用户界面。这个过程也是一个很艰难的过程,刚才也有嘉宾谈到了,现在在线教育的热度确确实实出乎我们的意料,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大好的时期。

这张图(PPT)把刚才那张图用另外一个视角画的,我们想体现分析师不断深化的过程。

二、项目内容——研究

一是数字学习环境,说这个名词的时候,一般是说人的视角,教和学,学生和老师需要什么?

二是网络环境支持。从基础理论研究来讲,我们从上世纪初开始,一直不断地发展,从教育学系统的角度来讲我们都有一些研究,研究之后看这些理论对当时构建这样一个数字化学习环境有一些什么样的支撑。

举几个例子:第一个例子是认知的模式,就是从知识源到学习者,这样一个过程分为三个阶段,一个是传播阶段,传播到人的脑子里面,然后学生在脑子里面思考、加工,这个过程大家不知道,不知道就要假设,这是一个比较传统的模型。在这个过程当中,可以看到传统的教学从语言到媒体制作,上世纪是基于电影、广播电视,今天基于互联网这样一个传播结构,发生了一个比较大的变化。最新的一个学习模型是什么呢?联通主义学习理论,就是基于网络的分布式认知。我解释一下,这张图的大圈儿可以认为是自己的头脑,蓝色的圈儿说的是别人的头脑,没有圈儿的是表达网络上的资源。这张图按我的理解,就说网络做了两件事情,一是通过互联网把你的和网络各种资源连接起来;二是技术连接头脑,把你的头脑和别人的头脑连接起来。学习是什么呢?学习就是把这些节点连接起来的过程。我们从传统的学术研究来讲,也包括今天这样的过程,别人在说,你在想,再反馈回来就更好了,这是符合当今世界有了互联网以后,认知不是一个个体了,一定是在网上分布的一个认知。

国家政策分析,这是从大学这十多年的发展,从03年的精品课程到本科教学水平评估,到05年的本科教学质量工程,到06年的高职示范校建设计划等等,每每政策来的时候对我们的信息化都是一个大的推动,因为老师和学校都需要满足网上教育的需求,所以怎么让这种动力化成日常教学的动力,把这两件事情结合起来,可以做比较好的思考。

这个图我简单地说一下,画的是从2000年到现在的发展过程,去年加入了MOOC的元素,这发展应该说整个是随着我们的应用需求逐步发展的。

从设计的角度来讲是三个视角:学与教的视角、管理的视角、展示的视角。在这样的三个视角之下,我们希望在教育学框架和技术架构的支持下,面向不同教育机构系统地构建形态。画了一个图,这个核心的圈代表的是很多很多的系统,上面的是管理系统,有中高职的,有本科生、研究生的。有些大学本科、研究生和职业教育三位一体。最后做了一个资源的汇聚,把全球越来越多的海量资源聚集起来再推送给全国的高校和职业院校,这个过程需要很长的时间、精力和金钱。

三、项目应用——高校用户数最多

现在从中国大陆高校的应用情况来讲,我们的量是飞涨的,也是最深入的。其实在每个区域,或者从全国的角度来讲,应用的效果差异非常大。除了应用之外,主要看技术在学校产生的化学反应,在某些点上、在教学上做一些突破。这是一门课程,我们称之为教学试点,主要是以混合模式,以翻转课堂的模式来进行。大家都从大学过来的,思政课比较难教,量也比较大,17个老师对2万多人,后来就做了混合教学的改革,翻转过来了。就是知识传授那项放到网上,反馈评价这块儿利用100多个辅导员的工作进行补充。这样的话,从应用的效果来讲可以看得出来,刚才最多就是二三百人,而在线的方式可以达到一千人,在这样一个模式之下会显现出来。从学习的效果来讲,学生是没有问题的,学生对这种学习形式是比较适应的。

从模式的角度来讲,教学部仅仅是思政部的问题,教务处、学生处可以三处联合解决自己的问题。从教务处来讲,他认为思政部的老师讲不了水平很高的讲座,学生处的辅导员日常的工作从虚变成实,因为一个辅导员带着200人,四个班,每周辅导员都去见学生,这就落到实处了。

从学习的角度来讲,从后台的数据可以综合的算出来一个指数。比如说现在看到两个辅导员,像商学院和科学学院的两个辅导员比较活跃,从教务处长的角度来讲,这两位老师可以给比较好的津贴。从学生的角度来讲,各个院系的差异并没有那么大,大家对学习的适应性是比较好的。

我们到现在已经有40多门课程了,选修课全部放到网上去,只有一个环节是线下的,就是期末考试,其他的全部由网络完成。从09年试下来以后,到现在课程越来越多。所以从国内的角度来讲,可能大学和社会或者说跟业界还是有一些隔阂,业界还不知道很多大学在在线教育方面做了很多很有成效的工作。大家看到刚才的数据,在线最高的人数可以达到一万人,可以看到后台改变模式的效果。

中职教育信息化“2+1+N”,就是学生出校以后可以一直对他进行学习支持。这是一个在线教学课堂的案例,职业院校做的过程中课与课不一样,有些课可以做成这个样子,这是我们做了几个实验课,效果还是不错的。

还有就是关于我们开放的问题,在线教育体现的是汇聚共享的理念,我们有300多所高校的70余万门课程,你登上去以后,可以看到很多的课程,比如“大学物理”,你登上去可以看到很多的大学物理课程。

四、三点体会

为什么要讲三点体会呢?其实我们作为大学的研究机构来讲,或者一个教学单位来讲,我是教学研究院,教育学科是教育基础学。作为大学的教师应该好好做研究,培养人才。但是大家可以看到,我们做的很多事情是业界的事情,这个有需要反思的地方,我想把我的想法跟大家做分享:

第一,怎么样能做得好?

我觉得,学术研究、设计开发、应用于实践对团队来讲很重要。相比之下,学校的研究是我们的强项,使得我们对国外和国内的研究捕捉比较快,还有就是有原创性的东西可以出来,这样映射到我们的引领作用就比较大。所以我们做了同样事情的公司也有不少,但是我觉得从第三者结合的角度来讲,我们可能还有比较大的优势。

第二,视角。从理论研究、政策、技术、组织、实践来说,我们实际上是一个综合性的研究,就拿混合教学这样一个思路,国外说的是在课程的层面融入教学的过程和模式。原因很简单,他们的机构问题解决得比较好,但是到了中国不仅在课程层面上要解决,在学校层面也要解决,所以这几项如果没有对接,整体思考这个问题的话,就会非常难。

我们都说大数据,数据在哪里?数据是要解决教学问题的,在一个学期当中,涉及到1480门课程、两万多学生和700多教师,老师在线的指导行为影响学生的反馈行为,教师的本科行为影响到学生的阅读行为,如果师生交互上不去,就没有效果了。MOOC为什么只有67%的介入率,你想让教学做好,老师必须深度介入,而且介入是有个性化的。所以,我们在研究这些问题的时候,你的取向一定是要给大学提供有效的教学策略支持,而且有证据表明,他们接受你的观点。

第三,过程。理论研究、需求分析、系统设计、应用、效果评价、系统重构螺旋式循环。这不是做一个系统就可以了,我举一个研究的例子。

这个实验的研究的目标是要Bricks+Clicks的深度融合,研究的三个维度和三个层面。它的趋向一定是重构传统面授教学,融合创新数字化教学,这两件事情一定是同步的,你也不可能凭借一天在线的课程就可以做得到,这个阶段会非常非常长。但是你要足够长就可以,或者你融入信息元素就可以。如果我们没有这个课程,面向校外做教学,我们可以创新数字化教学。这个过程需要教务数据,需要对管理系统的跟踪,对系统进行过程评价,这三个评价才能使得你刚才说的这件事儿能不能做下去,有没有效果。做完了之后,还要做各种各样的专项研究,来证明某一件事情或者单因素的行为,到最后递进式的教学研究和相关的可持续研究是并举的,然后,再回来做一个循环。所以,大家可能觉得我这个是一个纯学术研究,但是我们非常清楚的意识到教育学是一个非常强的学科,如果你没有很好的原创性研究,你不能改变中国大学的教学模式的话,所谓想改革,想有革命性的变革是非常难的。所以,刚才也提到了体制内和体制外的关系问题,确实是这样。体制内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你没有这样的深度跟他们一块儿做这个实验的过程,你很难突破。

高等教育中国的大学和美国的大学有如何的感想?他们是被“革命”者,他们会把这个东西心甘情愿交出来吗?这些问题都令我们深思,因为我们一直在体制内做这件事情,而且到现在我们好像还遗留了,我们希望业界能接过我们的枪,让我们踏踏实实去做学问。

所以,今天这三个心得体会提出来不知道是否正确,供各位同仁批评指正。谢谢大家!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网

原文链接:http://edu.ce.cn/zg/201405/24/t20140524_1638223.shtml

 

地址:中国·北京·清华大学建筑馆北三层 邮编:100084 清华大学教育技术研究所 版权所有 2012.9